像那时候腰疼到睡不着觉,现在又面临了肩膀疼到睡不着觉。
没有打游戏的时间,没有看剧的时间,快要丧失睡觉和吃饭的时间。
重点是,对于我这么物质的人来说,没有钱挣还要被怼。
真的想辍学。

仿佛一切都成了笑话。

我爱你是以悲剧形式肯定人生。——《恋人絮语》

每日傍晚回家,那条必经之路上总有一个老奶奶独自一人搬个小凳坐在低矮的院门口,拿一把蒲扇,摇摇晃晃扇那么几下,她的目光时而盯着行人,时而聚于远处,我看着她,忽然就生出人生毫无意义何必苦苦挣扎之感,觉得无趣。

丧的时候格外喜欢这种图。

偶然翻到网易云音乐的一个用户。
虽然不懂这些个人的精神世界吧,但还是选择尊重,不质疑真假。
保存几张图。

忽然就理解了芙蓉说的,某些事情你可以做但不要让我知道,我不奢求别的,只要你做这件事的时候哪怕考虑过我一丁点儿的感受。
总是习惯了患得患失,习惯了不说话不挽留。
变成个筛子也不发声,要不然怎么能活该呢。

宛若身处炼狱
哭不成笑不就
不知解脱之期

这首歌真的是丧期必听。
就让我万蚁噬骨,内伤致死吧。

好久没动笔写东西了。
从决定考研开始,眼里看到的东西,都是和专业知识、学术文献相关的内容,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有看文学类的书籍了。初接触网易云音乐的时候,给自己写了一句话:“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两件事——音乐与文字。”现在回头想起,竟觉得是一种自我嘲讽。不热爱学术的人,用逼迫自己从事学术的行为,侵蚀了一颗热爱文学的心。为什么忽然又来这里无病呻吟?昨日与舍友聊起《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勾起了对林奕含结束生命前的访谈的回忆,在人们感叹命运对其不公的时候,我却关注到了她对文学的那颗赤诚之心。那才是真真正正的生命的一部分。
2015年从大连归来后写了一篇游记。说是游记,其实是一个半虚构的小故事。那个时候的自己,悬...

揣着明白装糊涂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
2018年伊始,家里太多是非。
也许很多事情逆转不了,但都希望不要太痛苦。

1 / 3

© 隐藏专用小马甲 | Powered by LOFTER